当前位置: 9159金沙游戏场 > 现代文学 > 正文

孙锡良:《“热战”时代》 导言

时间:2020-03-12 19:55来源:现代文学
《“热战”时代》这本书于2009年12月结稿,2010年三月寄往出版社,2010年10月达成初步出版意向,11月底签订出版合同,2011年元月由出版社在全国书市上作首次海报推广,后因某些原因被

《“热战”时代》这本书于2009年12月结稿,2010年三月寄往出版社,2010年10月达成初步出版意向,11月底签订出版合同,2011年元月由出版社在全国书市上作首次海报推广,后因某些原因被突然无限期搁置。本来不准备到网上发表,但有两个因素促使我改变想法:一是国际形势变化已经让我书中很多内容被现实印证,再不推出就没有任何意义;二是书稿经过的环节较多,看过书稿的人也较多,有些内容已经被引用,再不推出恐怕我就成了“抄袭者”。

在后期推出过程中,采用节选的方式,部分陈述性内容不推出,部分可能会影响到国家政策的内容也不推出,只把书的大致梗概介绍一下,以求给出一个基本脉络,如有不对之处望大家批评指正!

今天推出第一部分:《导言》

中美“热战”导言

二十世纪,世界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冷战”时期,这是两个霸权国家主导下的两大阵营间的全方位对抗,两大阵营间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全面冷却。随着上世纪末苏联的解体,“冷战”彻底划上句号。21世纪,唯一超级大国美国操纵着世界进入“热战”新时代,它的特点是国家关系形式上表现为热情拥抱,实质上则呈现全方位对抗。美国的长期战略目标是成为世界帝国,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世界各国都必须在确保自身主权和独立的前提下寻找自己的角色。

二十一世纪的 “热战”时期将比“冷战”更加漫长,世界各大国之间既保持接触与对话,又表现高度的互不信任,对抗的形式由冷变热,对抗的范围由意识形态的斗争转变为全面斗争,“热点”变换频繁,战争只是其中的选项之一。上世纪末,“冷战”刚一结束,世界便转入“热战”酝酿期。21世纪的第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是“热战”成形和深入展开的直接导火索,也是标志性新起点,“热战”将主导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秩序,“热战”时代的世界秩序比“冷战”时期更加混乱。2020年以前,世界仍处于制衡力量不足的阶段,2020至2030年将走向相对平衡的阶段,2030至2050年将进入群雄逐鹿的阶段。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在“热战”深入开展的过程中重构世界“G6”体系,“G6”的成形将会让人类转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二元世界。二十世纪的中国,有二个政治人物毛泽东和邓小平既影响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他们经受住了“冷战”的考验,让中国度过了相当长不平凡的建设时期,“热战”时代,中国需要有新的伟大政治家的出现,“热战”时代注定是一个英雄毕出的时代。

中美“热战”不仅是一场有目标、有预备的正规战争,也是世界多极化发展过程中特殊力量的多方位对决,它是中国力量不断强大的必然产物。中国的强大是连续的、是有步骤的,无论过去、现在抑或是将来,美国从来都没有也不会放松对中国的警惕和演变。“冷战”时期,美国对中国进行长期的“冷打压”,几乎所有领域都处于停滞状态。“热战”时期,美国会始终对中国进行“热打压”,在保持与中国全面接触的同时,将始终坚持“渗透-掠夺-侵略”多管齐下的政策。

中美之间的“热战”根源埋伏期是20世纪八十年代至21世纪初的前十年,21世纪的第一场经济危机是中美之间爆发“热战”的直接导火索。中国为了自身的发展目标,用几十年时间接近美国,但是,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崛起并不符合其远期战略,美国不愿意接受一个十多亿中国人过上“美国式”生活的未来现实,美国对于中国深谋远虑的布局为正在展开的“热战”埋下了众多“热点”,美国对中国的“热战”很大程度上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部分胜利,“渗透和掠夺”成果显着。实际上,中国已经呈现出某些方面的被动地位。如何面对这种局面,如何做好对美国的反渗透和反侵略已经迫在眉睫,容不得任何犹豫和优柔寡断,中国必须重新审视中美关系的现状和未来走向,必须看清楚美国每一个“热战”布局中的阴谋,中国有句老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读懂了美国,才能明白中国战略导向。认真审视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的得失,我们还有未来几十年“热战”胜利的可能性,后发制人未必不能一招制胜,如果中国人低估美国人的智慧和战略意志,那么中国无疑将遭到彻底的失败。

美国在全球“热战”规划中,中国是其谋划最久、用心最深、下手最狠的国家,曾经的“和平演变”策略只是未来中美“热战”的一部分,曾经担当美国“和平演变”的部分亲美人士在中国已经介入很深,势力较大,除此之外,美国还继续对中国国内采取第二轮“中国攻势”,归纳起来讲就是《新华盛顿五点共识》:

第一点共识:把中国人引进到美国来。美国持续加大对中国青年学生的接收培养力度,尤其是加大对中国非自然科学留学人员的培养,持续加大对中国中青年教师及事业单位中青年管理干部的再教育力度。这一过程是美国对中国进行大面积洗脑的过程。

第二点共识:教会中国人运用美国思想。美国全面排斥中国留美青年学生的自然科学研究,在高端科研领域,华人参与接触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非自然科学领域,美国将会造就越来越多的“华裔名人”,为他们返回中国提供必要的“面子工程”。绝大部分留美的中国人,只要在美国生活几年,都会有较强的心理优越感,一旦他们返回国内,始终会用美国眼光看中国现象,用美国标准改造中国,他们认为美国的标准一定适合中国,他们甚至会用美国思想鄙视自己的同胞。

第三点共识:安排赴美华人的反向流动。美国在21世纪以后,不再欢迎中国人长时间留在美国,即使中国人获得美国长期居留权,也会尽可能安排他们到中国国内从事各方面工作,政治、经济、法律和金融等专业的所谓人才将大部分会回到中国境内。未来二十年,主导中国经济建设和政策谋划的队伍中,有留美背景的高层人员将会占相当高的比例,美国试图让中国未来的政治架构实质上演变为“美国架构”。

第四点共识:给中国带上笼子。随着中国社会模式的“美国化”,中美“共同语言”会越来越多,彼此间的政治需求也会越来越多,大量留美归国人员会用美国“政治模式”要求中国的政治改革进程,一旦中国出现经济模式的全面“美国化”,中国的政治进程肯定将无法摆脱美国的政治操弄。美国就像提着笼子的主人,它可以随时打开笼子,当然也可以关上笼子,这将是很坏的结果。

第五点共识:颜色革命或者侵略战争。如果美国能够一步步按计划执行,中国的变化将是方向单一的,在不出现任何流血事件的情况下就自动变色,即使广大中低层中国平民选择反抗,后果也是很悲惨的,美国将联合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展开对中国共产党的围攻,展开对广大中国人民的残酷迫害。

多少年来,中国并没有完全重视“新华盛顿五点共识”的深谋远虑,一大批中国人仍在践行美国路线,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无意的,有些是因为无知进入圈套的。当一个国家出现全面不尊重扎根祖国的本土人才的时候,它的基础就开始动摇。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如果治国的精英主导力量出现根本性转换,不出问题倒显得很奇怪。世界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热战”时代,中国现在还并没有完全走入死胡同,中国有足够的时间反击“新华盛顿五点共识”。华盛顿可以有它的共识,北京应当有自己的主张,甚至可以将计就计,因为“热战”期比“冷战”期更为漫长。任何形式的战争归根到底是人与人的战争,中国要赢得胜利,育人、用人是重中之重,本土人才是中国未来变得强大的最可靠力量。不预测到“热战”时代的残酷性,中国完全有可能吃二遍苦、受二遍罪,胜利和失败往往在一念之间。要真正认清“热战”的复杂性和中国应战的方法,我们必须看清楚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我们要清楚地知道中国在未来世界各大版块该做出什么样的努力,我们身边的可能性战场是什么?有没有可以利用和依借的其它力量,中国的政治改革和社会变革如何适应“热战”时代的需要?我们的未来目标是什么?

华盛顿的政客们在极尽所能的布置世界,也在深思熟虑地设局中国,但是,他们未必就能主导世界未来的五十年,他们未必能够统一世界,他们也未必能够让中国死于“热战”,中国的战略不是跟美打赢一场特殊的战争,而是保证美国的战略不被中国误读,中国只需要做世界大极中的一极,中国不需要做霸权中的一员,即使中国真的面临与美国的现实战争,如果早在预备之中,也未必一败涂地,未来五十年的变量由谁掌握是非常关键的,中国也许一百年也赶不上美国,但一定要做到五十年内不被美国蒸发掉。经济的火热和精神的荒漠往往会让一个大国消弥于无形,中国不怕冷,就怕热。

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必须处理好大国情结与小家心态。一方面强调中国是“负责任大国”,另一方面又希望通过“韬光养晦”化解矛盾,结果总是难以两全其美。纵观每一次涉及到中国的国际争端,件件都包含有中国的国内问题(西藏问题、台湾问题、热比亚问题、领海问题等),每次事件的结果都让中国疲惫不堪,这说明什么?一个大国时刻都要生活在一种被反复折腾的地位,这不叫大国,只能称之为“上升过程中的人口大国”,国与国的交往实质是人与人的交往,如果一个人现实生活中总是处在被大家同情的处境,他强大不到哪里去。在大多情况下,“国际同情”就意味着“国际受辱”,西方国家试图侮辱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家形象,而且试图侮辱全体中国人的自尊和人格,打击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中国可以不强求大国的虚名,但不可以放弃做人的基本尊严,要做大国就做有尊严的大国,想做大国又委曲求全是完全矛盾的思维。

中美“热战“是一个长时间战略较量的过程,短期看,中国不可能取得战略优势,能够不被美国战略压制就是相对胜利,中长期看,中美之间能够实现战略平衡就是对世界的最大贡献。也许世界的平衡力量是多元化的,但中国作为重要一极将是必然的选择和决定性力量,如果面临围剿,恐怕打仗也要打出一个主导极。中国国际外交的大调整已经开始,开明的中国政府已经越来越多地采纳民意,越来越重视民间外交的推动作用,这种历史性转变可以视为迎接挑战的重大讯号——中华民族不会淹没在“热战”的枪林弹雨之中。

图片 1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孙锡良:《“热战”时代》 导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