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59金沙游戏场 > 书评随笔 > 正文

一个想做伟人的胖子

时间:2020-05-02 08:18来源:书评随笔
民国时期,百姓生计艰难,举国上下,胖子不多。但胡景翼却是一个很胖的胖子,从留下的老照片看,此公胖到了脸上的五官都堆在了一起,说句不敬的话,看起来像个包子。而且有名

图片 1

  民国时期,百姓生计艰难,举国上下,胖子不多。但胡景翼却是一个很胖的胖子,从留下的老照片看,此公胖到了脸上的五官都堆在了一起,说句不敬的话,看起来像个包子。而且有名的嗜睡,据说跟人说着说着话,弄不好就鼾声大作。

  胖得像包子的胡景翼,在历史上的名声不错。早年投身革命,是陕西同盟会元老井勿幕发展的下线。在别的地方,对于土匪和帮会,革命党人还是利用,但是在陕西,革命党就是哥老会,就是刀客。辛亥革命,陕西的党人起义,胡景翼成了一员大将,手下的,都是哥老会和刀客。

  议和之后,跟四川一样,陕西的刀客队伍需要缩编和裁并,胡景翼去了日本留学,没学完就回国,投入了渭南镇守使陈树藩的队伍。这个陈树藩,当年也属于陕西新军,是胡景翼辛亥革命时的同志,也是旧识。在陈树藩麾下,他做到了游击队的营长。此时,陕西主政的将军是袁世凯的嫡系陆建章,陈树藩对陆建章毕恭毕敬,委屈万端,要什么给什么。但陈树藩知道,毕竟他不是北洋的人,还是得多留一个心眼,收留胡景翼,就是留心眼的一种方式。

  讨袁战事一起,陈树藩开始蠢蠢欲动。陆建章千不该万不该,派了他的花花公子的儿子陆承武带了三千人马前去防范。结果被胡景翼带了两百人,突袭陆承武大营,把陆承武给活捉了。拿住了陆建章的宝贝儿子,加上陕西的刀客四起,西安一夕数惊,陆建章只能妥协,带了搜刮来的大批财宝和被放回的儿子走路,陈树藩就这样成了陕西的主人。人称要袁世凯命的“二陈汤”,其中一陈,就是陈树藩。

  北洋政府段祺瑞主政时期,陈树藩对于段祺瑞相当的恭顺。而革命党人专门与段政府为难,南边搞起了军政府,而西北,则拉起了靖国军。胡景翼投入靖国军,跟陈树藩为敌。但是,靖国军是由各股的帮会和刀客组成,意见纷纭,各行其是。名义上的首领于右任,连自己的卫队身上的手枪都被部下抢走,眼看成不了气候。胡景翼跟陈树藩谈判,结果被扣押。

  我看过胡景翼被软禁期间的日记,发现这人还是有点文化的,而且相当的激进。一直在读《新青年》,还读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在五四运动期间,天天为学生鼓与呼,恨不得把曹章陆寝皮食肉。对一个劲儿声援学生的吴佩孚,佩服得不得了,誉之为当年的关羽岳飞。

  不久,直皖开战,陈树藩依靠的皖系垮台,陕西成了直系的天下。胡景翼成了陕军的一个师长,跟做了一段时间的冯玉祥得以结识,为后来他们合作组织国民军,埋下了伏笔。

  名义上都算是直系将领的冯玉祥和胡景翼,慢慢的,跟直系的实际当家人吴佩孚都起了矛盾。当年的偶像,一旦真的相处了,也就破灭了。吴佩孚不能容人,对于势力较大而且特别会练兵的冯玉祥,特别防范,而对于胡景翼,则根本没太当回事。但是,胡景翼的志向,一点都不比冯玉祥小。长期以来,北方就流传着一则类似谶纬式的歌谣,这则歌谣,在闹义和团的时候,特别流行,所谓:这苦不算苦,二四加一五,满街红灯照,那时才算苦。南方来了一群猴,大街小巷任他游,西北来了奇男子,只见男子不见猴。一向进步的胡景翼,居然很信这个。他觉得,这则谶谣,由于义和团运动,出现红灯照,已经部分的应验了。而他自己,就是那个来自西北的奇男子。而南方来的猴,大概就是革命党。一旦他成了气候,猴们也就不见了。

  第二次直奉战争,吴佩孚由于不放心冯玉祥,把胡景翼暗中派到冯玉祥那一路军之后,监视他们。没想到,人家早就密谋好了,拉上大名镇守使孙岳,一起反了。在吴佩孚帅军跟奉军打得你死我活之际,回师北京,发动政变。

  曹锟吴佩孚被搞垮之后,冯玉祥、胡景翼和孙岳三支队伍,在收编了大批直系的残军之后,成立国民军。分任国民一军、二军、三军司令。胡景翼的队伍,膨胀得很快。占据了河南之后,又跟陕西刘镇华的部下憨玉琨大战一场,获得胜利。走到事业顶峰的胡景翼,越来越激进,本人实际上已经成为国民党的左派,跟苏俄有诸多的联系。但是,他依旧幻想自己是西北奇男子,就是一个伟人。可惜,正在这个当口上,他疔疮病发,河南有没有好的医生,很快就死去了。他死之后,他的国民二军没撑多久,就分崩离析。

  如果他胡景翼再撑几年,也许事业会做得更大些,但是,这个西北奇男子,到死的时候,充其量不过是民国军头中的二流人物。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一个想做伟人的胖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