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59金沙游戏场 > 古典文学 > 正文

挖煤工人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

时间:2019-12-01 18:38来源:古典文学
是怪癖的钢骨的黑树林。 粗暴的烟囱,疯狂地喷吐出 乌烟似的雾气,一团团乱云…… 比地面更卑下,比泥土阴湿, 三百公尺的煤层,深藏着 夜一样污黑的一群男人; 我们来自穷苦僻

是怪癖的钢骨的黑树林。

粗暴的烟囱,疯狂地喷吐出

乌烟似的雾气,一团团乱云……

比地面更卑下,比泥土阴湿,

三百公尺的煤层,深藏着

夜一样污黑的一群男人;

我们来自穷苦僻远的乡镇,

矿穴里象小野兽匍匐爬行,

惨绿的安全灯下一条条弯脊背

在挖掘,黑暗才是无尽长的时刻,

阳光摒弃了我们在世界之外,

很快,生活只会剩下一副枯瘦的骨骼。

呵,呜嘟嘟的挖煤机、锅炉,

钟点,火车吐口气昂头驰向天边,

它们的歌都哭丧似的吓人,

扔下,穿过比黑色河床更深的地层,

这里:没人相信,没人相信,

地狱是在别处,或者很近。

我们一千,一万,十万个生命的

挖掘者,供养着三个五个大肚皮

战争贩子,他们还要剥削不停——

直到煤气浸得我们眼丝出血,

想盖住因愤怒而张开的嘴唇。

清算他们的日子该到了!

听!地下已经有了火种,

铁锤将响起雷霆的声音……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挖煤工人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

关键词: